2014年05月21日

紫癜患者吃无限极产品25天后死亡

  近日,陕西商洛三岁女童疑因服用无限极保健品致心肌损害一事引发关注,更多案例也浮出水面。

  2016年3月,河南驻马店27岁的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闻静,在无限极销售人员的介绍下开始大量服用多种无限极产品,25天后因脑出血等不治身亡。事后,家属将无限极公司、无限极产品销售人员艳及无限极专卖店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决无限极公司赔偿人家属3万元,艳赔偿7万元。

  2016年3月1日,闻静通过微信认识艳,并接触无限极产品。在与艳微信聊天时,闻静被告知,其血小板减少的情况只要多服用无限极产品就能好。

  2019年1月19日,闻静的丈夫张永亮告诉记者,闻静当天就买了几盒无限极产品,还办了会员卡。“后来我也陪她去无限极专卖店几次,总共花了5000多元。”

  2016年3月14日,闻静称其头疼,去无限极专卖店咨询被告知是“调理反应”。两天后,闻静又称其身上、脸上出现出血点,艳称“这是身体提示气血没运行,免疫低下,血不通,需大量喝开水”。其间,艳还多次指导闻静加量服用增健口服液,减量服用润红胭口服液。张永亮说,妻子按照要求继续口服无限极产品,但身体状况并没有因服用无限极产品有所改善。

  据聊天记录显示,3月24日上午,闻静称当天早上了两回,而且鼻子出血不止,艳让其先停用怡瑞胶囊,不要剧烈运动。当闻静提及物呈黑色时,艳说“太好了,毒素从排,都是黑血杂质,别担心”。

  张永亮告诉记者,2016年3月24日下午,妻子感觉身体极度不适,最终被家属送医。据闻静的病历材料显示,其入院时病情危重,被诊断为脑出血、重度贫血、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经医院治疗,病情仍持续加重,脑疝形成,死亡不可避免。张永亮说,3月26日,妻子在医院只能靠呼吸机呼吸,在医院治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当天出院就去世了。

  据张永亮介绍,虽然妻子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多年,但不影响正常生活、结婚生子,事发时,他们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六岁,小儿子一岁多。

  事后,张永亮怀疑艳给妻子开的无限极产品可能存在问题,于是向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写了举报信,要求调查。“艳卖产品时,我们详细说了妻子的身体状况,但是对方并未提醒吃这些产品可能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2016年,张永亮将无限极公司、艳及无限极专卖店负责人麻春艳告上法庭。他认为,闻静服用无限极产品后死亡造成了治疗费、死亡赔偿金、损失费、子女抚养费、父母赡养费等共计817837.89元,要求被告赔偿60万元。

  此案一审平舆县认为,被告艳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而艳本人并没有提供证明其具备相应的条件,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被告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所生产的保健品具有许可证,并且经检验质量合格。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地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人闻静本身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多年,并且多次住院治疗,其应当知道保健品不能替代药品,并且所使用产品已明确注明,其自身存在。

  经平舆县法院核实,闻静的死亡导致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771487.89元,结合各方程度,判决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一审判决后,无限极曾提出上诉,称艳并非无限极工作人员,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对艳存在管理责任,属认定事实错误等。但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二审认为,虽然上诉人无限极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艳的,使得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人闻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最终二审驳回上诉。

  张永亮至今仍在家里留着妻子办的无限极会员卡及其未吃完的保健品。他说,当时工作忙,对于妻子吃的保健品也没有仔细查看,如今做什么都于事无补,起诉也只是想给亡妻一个交代。

  闻静的悲剧并非个例。最近,商洛的田女士反映,三岁的女儿疑因服用多种无限极产品致心肌损害。

  记者从西安市工商局获悉,针对报道的“幼童疑因服用无限极产品致心肌损害”,西安市工商局已责成工商雁塔对无限极陕西分公司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责成蓝田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事件中经销商樊乐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进行立案调查。

  1月19日,无限极公司方面对记者表示,对于商洛女童事件,公司已经在深刻、认真整改经销商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而在闻静的事件中,经销商在销售中确有夸大产品功效,并对消费者提出了与其专业知识不符的指导,公司已承担相应的责任,并已依规对经销商进行了相应处分。不过,无限极强调,涉事保健品具有许可证,并且经检验质量合格。